住了四代都拿不到地契 村民抗议地段被抢

2020-06-17 1W访问
住了四代都拿不到地契 村民抗议地段被抢

为圆居者有其“地”,安邦新村5地段的村民自70年代起至今不间断申请地契,惟始终不得要领,却在近年再进行申请时,惊觉地段已被“非村民”所拥有,村民因此大呼不公平,纷纷拉起横幅抗议!

上述5幅地段位于新村内的第14路及第16路,总面积约3万5000方尺,涉及地段编号包括12306、11457、12307、12308及12725,逾有30多名村民住在当中的5间木屋,另有数个单位是家庭经营式的小型工厂。

据村民透露,他们的长辈在独立前因英殖民政府的新村政策而迁入该处,有些家庭甚至已住上第四代人家,因此村民一直都希望申请地契,一圆心愿。

村民于2009年再次向雪州土地局申请,却惊觉涉及的5幅地段的拥有权已归一家族中的儿子、女儿及媳妇的名下,居民深感不公平。

接律师信限14天内搬

更甚的是,由于地段已有地主,村民于去年6月24日及7月22日,以及今年的5月12日接获由该家族发出的律师信,要求他们14天内搬迁,也有居民声称他们遭人恐吓若不搬迁,就会拆除木屋。

为反映问题及不满,今天约60名村民在新村抗议,并向掌管雪州房屋、建筑管理及非法木屋事务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依斯甘达提呈备忘录,寻求雪州政府的协助。

依斯甘达接过备忘录后说,他将会开案调查此事,并会联络乌冷及雪州土地局以索取资料。

“若有结果我会再向居民汇报进展,此外我要求村长也能把一切相关资料给我,以方便进行调查。”

出席抗议集会者还包括依斯甘达联系专员李书祯、莲花苑州议员兼居民代表律师张菲倩及安邦新村村长叶国详等人。

俞晓芬满腹狐疑 没住新村却获地契

安邦新村居民俞晓芬(32岁)在抗议会上指,涉及的5个地段的村民都是生于斯,长于斯,反观该家族的孩子都不曾住在新村内,令人好奇他们为何能获得地契。

“村民为申请一张地契,多次往安邦市议会及雪州土地局奔波,惟每次都得不到答案,但于2009年申请时,却发现地段已是他人所拥有,村民之后也收到对方的律师信,让大家都措手不及。”

她也说,因新村范围内没有围篱等阻拦物,若郑氏家族出动铲泥机等强行拆屋,村民将失去家园,更失去集体记忆。

她揭露,其父母曾前往该家族住家,以要求一个解释,但该家外的大门深锁,父母惟有“望门兴叹”。

“不搬离就拆屋” 村民投诉频遭恐吓

也有村民声称,在这起土地纠纷上,频频遭到陌生人称土地地段已归他们所有,同时有人上门恐吓,若不搬迁就拆除木屋,让居民深感担忧。

村民谭梅妹(70岁)说,她于今年3月27日下午,遭一名陌生华裔男子上门恐吓,指若不马上搬离,他将会拆除木屋。

“我丈夫在约1970年开始就申请地契,但至到过世仍无法得到,因我不知该如何进行地契申请,以致今天都没申请到地契。”

李书祯:曾邀各造会面 地主两度缺席会议

李书祯透露,村民在2009年发现地段拥有人为他人后,便向当时仍是安邦市议员的她投诉,她之后也向雪州政府提呈问题,并也召开一项会议邀请各造出席,以解决土地纠纷问题。

“当时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也马上着手处理此事,并于2009年及2010年两度邀请土地局、涉及的家族及村民等各造出席会议,但家族成员两次都没有出席。”

张菲倩:没提赔偿 地主做法不人道

张菲倩说,因该家族所发出的律师信已超过14天,村民因担心木屋被拆,因此已在此事上与她会面3次。

“根据文件,住在5幅地段上的村民是在独立前已住下,家庭成员也传至第二或第三代。

虽村民在1970年申请地契被当时的雪州政府拒绝,但到2009年申请时,才发觉地段拥有人并非他们。”

将向土地局索资料

她也说,雪州政府须向土地局索取有关这5幅地段的拥有权资料,以检视是否在申请地契期间有涉及舞弊。

“该家族直接发出律师信,及没提出赔偿或其他安排的做法为不人道,若木屋被拆后,受影响村民何去何从?

我呼吁雪州政府向土地局索取及公开相关资料。”

不知道有开会 地主亲友斥一派胡言

《》记者欲寻求有关家族成员回应,惟找不上。不过一位自称为与该家庭有关系的人士告诉记者,村民所发的传单及言论都是一派胡言,并指村民应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此事。

有关人士不愿具名。

询及该家庭两次缺席由雪州政府主持的会议,对方回应他们并不知道有开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