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不抱期待地彻底放手,要超越期待地再创新绩

2020-08-05 9W访问

要不抱期待地彻底放手,要超越期待地再创新绩

一位七十几岁的阿嬷级百亿企业家,近几年常受友人之託,到中部当家族接班的公亲。当年跟她一起做伙打拚的黑手头家们,随着台湾经济成长,在各产业成了一方之霸;但卸下战甲、回到家里,却成了与子女沟通的障碍者。

儿子猜不透父亲的心,「老爸到底要不要给我接?」父亲信不过儿子的能力,「这孩子接不接得起?」极度纠结的,父子一年不讲话,就像皇帝太子,互有期待、互有猜忌。因为接班不顺,陆续传出有企业乾脆求售、卖给陆资的案例,其中不乏知名品牌、隐形冠军。

事实上,台湾企业现在正面临三大难关:获利低、老闆老、接班难,这三关在同一时间出现,就像颱风的共伴效应,即便想改革,多个难处互相牵制,一处理不好,将以接班为颱风眼,形成可怕的转型风暴。

未来十年,我想,这会是台湾企业的最大考题。想消弭风暴,唯有从接班议题下手,才可能一次到位。

然而,事情需要处理,人则需要同理。接班议题中,最核心、却又无法套用管理学框架的,恐怕是两代间的心结。

期待,则是一切的起点。

尤其在东方家庭,从小,父母习惯用讚美、责备、期待来驱动孩子;成绩好的孩子,会得到父母的讚美,从中肯定自己的价值;成绩不符期待的孩子,则会得到父母的皱眉或打骂,找不到自己的价值。从阿德勒心理学的角度分析,这形成了双方的情绪依赖,父母期待孩子青出于蓝,孩子怨怼父母永不放手。残酷一点来说,家庭,变成一个奴役的世界、依赖的竞技场,双方都用不切实际的期待来操控、捆绑彼此。

如果两代迟迟看不清这个结构,在这个死角里打转,最终的结局将会是:一个永远无法肯定自己的儿子、一个永远找不到接班人的老爸,以及一个转型失败的企业。

在看接班议题时,我更深刻看到的是,唯有第一代学会不期待、彻底放手,也唯有第二代学会超越父母的期待,从内心发展出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系,台湾企业才可能顺利转型。